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烟酒商行 > 致酒行_百度百科

http://kellylogos.com/yjsx/834.html

致酒行_百度百科

时间:2019-08-24 10:07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断根汗青记实

  声明:百科词条人人可编纂,词条建立和点窜均免费,毫不具有官方及代办署理商付费代编,请勿上当被骗。详情

  汗青上的今天

  百科冷学问

  秒懂星讲堂

  秒懂大师说

  秒懂看瓦特

  秒懂五千年

  秒懂全视界

  数字博物馆

  查看我的珍藏

  《致酒行》是唐代诗人李贺创作的一首诗。此诗是劝酒致词之歌,通过对主父偃马周两个前人故事的论述,抒发诗人蒙受毒害后的一种哀愤之情,表达其虽备受波折但凌云之志不改之意。全诗以抒情为主,并使用主客对白的体例,具无情节性,言语别致警迈,诗意豪健警拔,音情高亢,别具一格。

  《全唐诗》

  寥落栖迟一杯酒

  ,仆人奉觞客官寿

  主父西游困不归

  ,家人折断门前柳。

  吾闻马周昔作新丰客

  ,天荒地老无人识。

  空将笺上两行书

  ,直犯龙颜请恩惠膏泽

  我有迷魂招不得

  ,雄鸡一声全国白。

  少年苦衷当拿云

  ,谁念幽寒坐呜呃

  ⑴致酒:劝酒。行:乐府诗的一种体裁。

  ⑶奉觞(shāng):捧觞,碰杯敬酒。客官寿:敬酒时的祝词,祝身体健康之意。

  ⑷主父:即主父偃,汉武帝时人。《汉书》记录:汉武帝的时候,“主父偃西入关见卫将军,卫将军数言上,上不省。资用乏,留久,诸侯宾客多厌之。”后来,主父偃的上书终究被采纳,当上了郎中。

  ⑸马周:唐太宗时人。《旧唐书》记录:“马周西游长安,宿于新丰,逆旅仆人唯供诸商贩而掉臂待。周遂命酒一斗八升,悠然独酌。仆人深异之。至京师,舍于中郎将常何家。贞观五年(631年),太宗令百僚上书言得失,何故武吏不涉经学,周乃为陈廉价二十余事,令奏之,皆合旨。太宗怪其能,问何,对曰:‘此非臣所能,家客马周具草也。’太宗本日招之,未至间,遣使敦促者数四。及谒见,与语甚悦,令值门下省。六年授监察御史。”

  ⑹笺:笺纸,这里指奏章。

  ⑺龙颜:皇帝的容颜。恩惠膏泽:指被赏识、被重用之类的恩德。

  ⑻迷魂:比方心乱如麻,无所归依。

  ⑼拿云:高举入云。

  ⑽呜呃(è):哀叹。

  [2-3]

  我穷困潦倒流落崎岖潦倒,唯有借酒消愁,仆人持酒相劝,相祝身体健康。

  哎,我传闻马周旅居新丰之时,天荒地老无人赏识,不断被萧瑟很久。

  他们都凭仗纸上几行奏章,间接向皇帝进言,博得了皇帝垂青。

  我有丢失的灵魂,无法招回,但我深信雄鸡一叫,全国必大亮。

  年轻人胸中该当有凌云壮志,谁会吝惜你窘迫独处,唉声叹气呢?

  此诗可分三层。从开篇到“家人折断门前柳”四句一韵,为第一层,写劝酒排场。先总说一句,“寥落栖迟”与“一杯酒”连缀,略示以酒浇愁之意。不从仆人祝酒写起,而从客方对酒兴怀落笔,凸起了客方悲苦愤激的情怀,使诗一开篇就具“浩大感谢感动”(刘须溪语)的特色。接着,诗境从“一杯酒”而转入仆人持酒相劝的排场。他起首祝客人身体健康。“客官寿”有丰硕的潜台词:忧能伤人,折人之寿,而“留得青山在,不怕没柴烧”啊。“仆人奉觞客官寿”七字画出两人的抽象,一个是穷途崎岖潦倒的客人,一个是心地善良的仆人。紧接着,似乎应继续写仆人的致词了。但诗笔就此带住,以下两句作穿插,再申“寥落栖迟”之意,命意婉曲。“主父西游困不归”,是说汉武帝时主父偃的故事。主父偃西入关,郁郁不得志,资用匮乏,屡遭白眼。作者以之自比,“困不归”中寓无限辛酸之情。前人多因柳树而念别。“家人折断门前柳”,通过家人的望眼欲穿,写出诗人的久羁异乡之苦,这是从对面落墨。

  “我有迷魂招不得”至篇终为第三层,直抒胸臆作结。“听君一席话,胜读十年书”,仆人的启发使“我”这个“有迷魂招不得”者,茅塞顿开。作者使用擅长的意味手法,以“雄鸡一声全国白”写仆人的启发生出奇效,使诗人气度豁然开畅。这“雄鸡一声”是一鸣惊人,“全国白”的气象激起了诗人的激情,于是末二句写道:少年正该好逸恶劳,怎能一蹶不振!老是唉声叹气,那是谁也不会来吝惜。“幽寒坐呜呃”五字,语亦独造,抽象地画出诗人本人“咽咽学楚吟,病骨伤幽素”的苦态。“谁念”句,同时也就是一种对诗人以前的批判。末二句音情激越,使整篇诗具有积极的思惟色彩。

  全诗以抒情为主,却使用主客对白的体例,不作平直叙写。诗中涉及两个前人故事,却分属宾主,《李长吉歌诗汇解》引毛稚黄说:“主父、马周作两层叙,本俱引证,更作宾主详略,”还在于它无情节性,饶有兴味。别的,诗在铸词造句、辟境创调上往往避熟就生,如“寥落栖迟”“天荒地老”“幽寒坐呜呃”特别是“雄鸡一声”句等等,或语新,或意新,或境奇,都对表达诗情起到积极感化。

  宋代刘辰翁:又入黑甜乡(“我有迷魂”句下)。起得浩大感谢感动,言外不成知,真不得不迁之酒者。末转激昂大方,令人起舞。(《笺注评点李长吉歌诗》)

  明末清初毛先舒:《致酒行》,主父,宾主作两层叙,本俱引证,更作宾主详略,谁谓长吉不深于长篇之法耶?(《诗辩坻》)

  清代史承豫:淋漓落墨,不作浓艳语尤妙。此亦长爪生别调诗。感遇合也,结得敁甚。(《唐贤小三昧集》)

  清代方世举:“少年苦衷当拿云”,俗吻冗长切去结,佳;再读又歇不住。(《李长吉诗集批注》)

  清代黎简:长吉少有此沉顿之作。(《黎二樵批点黄陶庵评本李长吉集》)

  现代钱钟书:长吉诗正言折荣远遗,非言“攀树了望”。“主父不归”,“家人”折柳频寄,浸致枝髠树秃,犹太白诗之言“长相思”而“折断树枝”,东野诗之言“累攀折”而“柔条不垂”、“年多”“别苦”而“枝”为之“疏”。太白、长吉谓杨柳因寄远频而“折断”,香山、邵谒、鱼玄机谓杨柳因赠行多而“折尽”以致断根;文殊而事同。盖送别赠柳,忽曾经时,“柳节”重逢,而游子羁旅,怀人怨别,遂复折取寄将,所以速返催归。园中柳折几次寄,堪比唱“陌上花开慢慢归”也。行人归人,先后处境异而便是一身,故送行催归,先后感化异而同为一物,斯又事理之正反相成焉。越使及驿使“寄梅”事,久成诗文典实,聊因长吉诗句,拈“寄柳”古俗,与之当对云。(《谈艺录》)

  [7-8]

  李贺(790~816),唐代诗人。字长吉,福昌(今河南宜阳西)人。唐皇室远支,门第早已没落,糊口窘迫,宦途偃蹇。曾官奉礼郎。因避家讳,被迫不得应进士科测验。早岁即工诗,见知于韩愈皇甫湜,并和沈亚之友善,死时仅二十七岁。其诗长于乐府,多表示政治上不满意的悲愤。长于熔铸词藻,奔驰想像,使用神话传说,缔造出别致瑰丽的诗境,在诗史上独树一帜,严羽沧浪诗话》称为“李长吉体”。有些作品情调阴霾低落,言语过于雕琢。他被后人称为“诗鬼”。其诗被称为“鬼仙之词”或“李长吉体“。有《昌谷集》。

  .全唐诗(上)

  :上海古籍出书社

  ,1986

  .中国古典诗词名篇选注集评

  :广西师范大学出书社

  ,2006

  :328-329

  .唐宋诗词精译(诗卷)

  :黄河出书社

  ,1996

  :469-471

  冯浩非 徐传武

  .李贺诗选译

  :巴蜀书社

  ,1991

  :109-111

  萧涤非 等

  .唐诗鉴赏辞典

  :上海词典出书社

  ,1983

  :1022-1024

  .李贺全集汇校汇注汇评

  :崇文书局

  ,2015

  :66-68

  .唐诗汇评(中)

  :浙江教育出书社

  ,1995

  :1965-1966

  周振甫 冀勤

  .钱钟书《谈艺录》读本

  :上海教育出书社

  ,1992

  :379—381

  夏征农 等

  .辞海(缩印本)

  :上海词典出书社

  ,2000

  :1526

  词条标签:

  V百科往期回首

  浏览次数:

  编纂次数:39次汗青版本

  比来更新:

  战神组艾美迪

  (2019-03-09)

  凸起贡献榜

  像猪一鱼余昌

  Sanpal

  举报不良消息

  未通过词条申述

  赞扬侵权消息

  封禁查询与解封

  ©2019Baidu

  京ICP证030173号

上一篇:经典烟酒商行

下一篇:郑州亿翔聚酒行