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主页 > 堰坎 > 堰坎上(原创散文)

http://kellylogos.com/yk/118.html

堰坎上(原创散文)

时间:2019-06-21 09:52  来源:未知  阅读次数: 复制分享 我要评论

  堰坎上(原创。散文)

  2019-02-17

  本帖最初由 wlj1967 于 2019-2-17 06:35 编纂

  堰坎上是老家出产队的一个院子,离我老家院子比来,我们队在一条大冲的下部,堰坎上在出产队的三个院子中居中,在我们院子往冲的上面走,过一个小山坳就是堰坎上。

  堰坎上和我们院子,都在大山脚下,但它与我们院子有很大的分歧。我们院子前后都是坎子,处所比力狭小,四周竹林环抱,后面和旁边,是一大片的竹林。院子人家比力多,有8户,此中7户是我们一个家族的,另一户是外姓。院子两头建有一间家族的大堂屋,正中上方有神龛,门口还有长长的石梯。而堰坎上的地势则平展宽敞,后面是一大片茂密的水竹儿,北面则是一小片竹林,前面和南面都是水田。堰坎上只要4户人家,3户是亲弟兄,另一户是外姓。

  堰坎上院子两头是一个大坝子。南边的坝子是三弟兄的家门口,北边则是另一家的门口,出产队保管室的晒坝。堰坎上门口是水田,最小的弟弟幺叔一家的墙脚下,就是田壁,田里不是波光粼粼,就是水稻的一片绿色或者金黄。堰坎上的后面,是一条比力大的路,从北边的竹林到南边的水井边、田边不断通到我们院子。堰坎上和我们院子,都有出产队的保管室。

  我们院子虽然有大队党支部书记二伯,但却没能像堰坎上一样,成为队里的核心。不只是它的位置的缘由,还由于出产队队长(兼大队主任,我们叫他王排长大大)的家在堰坎上,他在三弟兄两头是大哥。

  出产队的人们对堰坎上有良多的回忆,此中有不少是很夸姣的。院子的北边,在保管室与外姓闵家之间,是房子倾圮后的残墙,房子的两头是一个洪流池,里面是半池废水,水面上长满了绿绿的浮萍。断墙下的池边,则存放着队里的氨水罐。那时还没有用化肥,给庄稼施肥用的是稀释了的氨水。可能此刻的年轻人底子就没见过那玩意儿。氨水罐是陶罐,打开氨水罐盖子,就会分发出很重的刺鼻的气息。

  堰坎上的出产队的大坝子,就像一个宽阔的舞台,阳光就是舞台的灯光。年轻的妇女在上面走过,从田边挑谷子回来的汉子们在上面走过。一个个健壮的身影,一张张亲热的笑脸,一声声银铃般的笑声,一句句的说笑,丰收的忙碌劳顿和喜悦,在舞台上展现得极尽描摹。舞台上,谷子在巧手下不竭地变换造型,一会儿平均地摊在地面上,金黄的稻谷铺满了保管室门口的石板坝子;一会儿又刮起埂子,让湿的地面被太阳晒干,然后又把埂子推平,如斯频频数次,每次间隔几十分钟,从田里挑回来的水谷子就慢慢晒干了。现在,昔时的那些年轻的身影,都变得更加成熟而丰盈。

  堰坎上的大大师,是队里的“会议核心”。开会时,人们或坐在堂屋里,或坐在大门口。妇女们则一边听,一边忙手头的针线活,二心二用。在大大师开的会,最成心义的,是雷同昔时小岗村的包产会。其时,上面还没有改变农业政策的迹象,但大师都认识到是该改变了,就自动地悄然地改,也都有不利的预备,其时开会商定的还不是包产到户,而是将出产队先分成三个组,先实行包产到组,再后来才是“包产到户”。

  堰坎上门口有一棵梨子树,给人苍老的感受。但堰坎上则似乎恰好相反,发生了一些新工作。最先是在保管室旁边,队里做过粉条。先是把灶打好,上面放一口大锅,装上满满的一锅水,烧开。锅上面是一把平吊着的金属做成的瓢,瓢上面平均分布着一些小眼子。人们把湿漉漉的条粉团放进瓢里,将手反过来用手背用力拍打,粉条就从瓢上的一个个眼子里钻出来,下雨般地落入锅里,人们就用一双很长的筷子把它们捞起来,在坝子边的竹竿上晾晒,晾干就成了粉条。当然,在此之前,还要制淀粉,把红苕、白金芋切碎,磨粉,倒进一个四角吊着的大白布兜里,用力地摇,把淀粉从渣里分手出来。淀粉沉淀后,再从水里捞出来,放在晒钵里晾干涉备做粉条或他用,这是最后的农产物深加工。农人收成良多的红苕,到了冬天天冷要烂不少,但农人却不怎样爱用它们来做粉或者粉条,也许是怕麻烦,大概是要用来喂猪。

  出产队最先利用打米机,就安装在堰坎上门口的空坝上。刚起头的时候,由于地面是泥地,大师都不情愿先打,仍是王忠栋幺叔开了个头,他说:“我把本人的米糠用来铺地。” 然后大师就争相打米了。堰坎上大大师隔邻,还已经住过一个知青。知青从县城来,姓刘,跟队长大大媳妇刘大大一个姓,因而,队长大大就跟他认了亲,当成亲戚来照应。知青回城后,两家都还有交往。

  堰坎上北边的竹林,给了我童年的欢愉。我小的时候,就经常帮父亲把耕牛牵到他犁田的田边。队里的牛圈在堰坎上北面不远处。我就骑在牛背上从那片竹林、堰坎上背后颠末。堰坎上背后的路,被牛踩事后,下雨就愈加泥泞难行了。堰坎上的西南角的田边,是一口石头砌成的水井,水清亮丰盈。井的旁边,是几棵高峻的芭蕉,芭蕉叶碧绿广大厚实,附近的人们过年过节,就要来割芭蕉叶包粑粑。

  堰坎上发生了一些故事。此中最动听的,是家族中的明大嫂,她在大哥倒霉归天后,为了孩子,一小我不断没有改嫁,怕继父对孩子欠好,让孩子吃苦,直到把孩子拉扯大。

  堰坎上大大三弟兄中,最小的兄弟,一共有10个孩子。大大不断当出产队队长,老是想方设法照应最小的兄弟一家,让他们占了出产队不少的廉价。他放置最小的兄弟到木桥沟水库扶植工地干活,在队里记公分,去不去全年都是满勤,又放置最小兄弟的媳妇在队里猪场养猪。农村实里手庭联产承包义务制后,这些廉价他们再也占不到了,于是,就怪当大哥的,认为是大哥在作祟,因而,就与大哥家形同水火,经常打骂以至打斗,闹得鸡犬不宁。

  其时,大大的大儿子在南京从戎。家里呈现这种环境,大大不得已叫大儿子从部队提前退伍回家。没想到,大大的大儿子从部队回来大要半年摆布的时间,他地点的连队,就全数转成了意愿兵,我的这个大哥就因而想欠亨,气疯了,不只家里问题没有获得处理,还把本人也搭进去了。后来,大哥的病医好了,但还时不时又犯。终究,有一次犯病了,他一头栽进水田里,没有人发觉就淹死了。大嫂之后就一小我独自把孩子拉扯大。

  堰坎上的一家外姓人,是个精明的汉子,不只嘴巴会说,脑子也矫捷,手很巧手艺不错。她最先是个石匠,后来又出去跑码头当江湖大夫。他妻子跟他相差很远,人长得不都雅,也笨,思维还有些问题。他们只要一个女儿。可是,他却不敢糊弄,由于妻子的娘家他惹不起!不只他妻子的姐姐、姐夫要给他上“政治课”,就是他妻子姐姐大的两个儿子,也时不时要“敲打”他一下。如许,他虽然在外跑码头行医,但还没出什么大问题,但他一不小心,就在阳沟里翻船了。一次,在给临近的一农户用电动机抽水时,他有事分开回本人家一会儿,没想到,就在那段时间,男仆人去动设备倒霉触电身亡,好在颠末磋商,赔了一些钱,工作最初平息下来。

  堰坎上大大的幺兄弟有10个孩子,此中有8个女,2个儿子。2个儿子排行第八、第九。在两家人吵得不成开交的时候,我的这个家族中的小兄弟,展示了他“分歧于别人”的处所。

  这个小兄弟,在其姊妹中,排名第八,下面还有一个弟弟和一个妹妹。只晓得他的小名叫“方非”,大名叫什么就不晓得了。小时候,他就鼻涕横流。在这场空费时日的恶战中,大大师疲于对付,被搞得筋疲力尽,大的儿子归天,小的两个儿子的不少精神也耗在了里面,家里的致富成长天然就要受影响。而方非则显得有些超然物外,他不怎样介入里面,很早他就跑到宜宾去做起了卖小菜的生意,现在,他曾经在宜宾买起了楼房,是队里少数几个冒尖儿户之一,也是一个闷声发大财的典型。

  现在的堰坎上,旧日的神韵得到不少,门口的水田变成了组里的水泥公路,亲水的款式,曾经得到了门口最大的部门,只要南面和门口梨子树那块田还有水。院子门口田边那棵老梨树,还苦守在那里,迎来送往。而背后的一大片水竹儿,还一年年地富强碧绿。水绕院子的气象,只要在回忆中去寻找了。

  《文件夹1》举报

  荐:发原创得奖金,“原创奖励打算”来了!我来写高考作文,有奖征文等你来!

  TA的最新馆藏

  苏维回来了

  向公交车进修

  授业解惑方享“教师”−典范明析−博学多闻...

  “妈妈,你下面怎样长胡子?”这位妈妈的回覆,很多父母纷纷点赞

  如许的再三叮嘱值得反思

  他抬着发电机长征到延安

  喜好该文的人也喜好